hkflora.com
 What's New | Search | Sitemap | Contact us 
40th Anniversary, CUHK
Flower talks
 
CUHK Campus - Literary Works
香港中文大學 - 文學作品


四月
黃國彬 (1992) 《琥珀光(沙田文叢之八)》
香港: 香港出版有限公司,8-10頁

雨水過後,驚蟄來臨,雷聲中下過幾場暖雨,葉子開始欣然吸飲淡黃的陽光,直至葉面柔輝晃漾,陽光在葉脈裏飽和得要溢出來。渾圓的蕃茄不甘示弱,也彤彤然閃着紅光。鬱金香綻開了六片黃瓣,向蝴蝶和蜜蜂羞赧地裸露嫩蕊,去感覺觸鬚的殷勤。樹叢裏,草坪上,翡翠在葉子和草莖裏奔流,螞蟻在葉尖快意地啜飲露水。

東方,熔金從吐露港的水平線下溢出,流過水光漠漠的海面,浴過群山的峰頂,緩緩地流落峽谷。在大學站下車,走進晨曦,只覺涼風從吐露港海面吹來,把黛色刷落頸項;所有的毛孔都欣然張開,如億億兆兆的葉子讓陽光滲入體內。

四月的早晨,有時會鬱鬱蓊蓊;烏溪沙、八仙嶺、馬鞍山,會在氤氳裏靜默。幾株相思樹離你不過數丈,也模糊了起來,隱入虛幻,讓靉靆在枝間聚散徘徊。在山海的沉默中,畫眉一囀,就把一片片的水玉吐出,讓一條清溪緩緩地磋磨。須臾霧散,露出明亮的群巒、大海、樹木。崇基的足球場上,棕色的麻雀開始在綠色的草坪跳躍覓食。

上課的鐘聲沉寂後,纖小的相思聲把校園鳴得更清幽。在目光探不到的深樹叢裏,畫眉在翾然跳躍。

下課的鐘聲響時,已經是中午。山坡後,伸往崇基餐廳的小路繞入了玄蔭。路旁的紫荊靜啟着紫紅色的花瓣,盛不下淋漓的陽光。馥郁從暖蕊深處溢出,溶入四周的空氣。喝一口,地迥天高中你會酡然欲醉。

午飯後坐在火車站的長椅上候車,你是不會焦躁的;因為你希望火車誤點,好有充裕的時間看背後的藤蔓繚繞着樹榦向上攀爬,看蜜蜂把觸鬚伸入百花的蕊心。你凝視着寂靜的鐵軌在陽光下伸向大埔、粉嶺、上水、羅湖,想像就振翅騰起,如一隻健飛的天鵝撲入浩瀚的廣陸。

到了四月,海灘都向泳者裸裎,從樹蔭伸入海裏,去觸摸清洌的水晶。四月,沙灘還不會有太多的人。你可以塗上橄欖油,躺下,讓肩膊、胸膛、手臂在陽光中閃爍,聽鳥聲從背後的林間傳來,或者悠然讓疲倦的眼睛到高空去流浪,看一隻黑色的老鷹浮在雲上,讓東風流過兩脅,好一會才振翅上升,循一個溫柔的漩渦向上,小成一個黑點,懸在天頂,自信如不滅的恒星。漸漸,恒星開如緩降,從這邊山斜旋過那邊海,再從那邊海背着斜暉斜掠回來,如隕石射入深谷的樹叢。

你走進海裏,把海水潑向手臂和胸膛時,看見閃爍着光的古銅,竟然沾沾自喜,剎那間向虛榮感投降。——你的確要向虛榮感投降。不是嗎?古羅馬的大將東征西討後歸來,抹上橄欖油,赤裸着上身到湯池去沐浴,也不見得比你更昂揚。

四月的夜溫柔後叫人想把它抱住。蟲聲裏,黑暗在四周釀着花香和草香。四月的星空有烏鴉展翅,長蛇蜿蜒。在廣闊的夜裏,山影、樹影、大海都沉入大地的鼾息。這時,在星光下踏着濡濕的幼沙,讓海水吻你不鞋不襪的足踝;或者乘末班火車穿過溫柔的黑暗返回九龍,讓晚風吹亂你的頭髮,吹進空寂的車廂;你就覺得,四月並不殘忍,而你,也不是遲鈍的根。


一九七六年五月四日



Back

The Chinese Universiy of Hong Kong Number of Visitors :
Copyright (c) 2001-2012 hkflora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QEF projec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