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kflora.com
 What's New | Search | Sitemap | Contact us 
40th Anniversary, CUHK
Flower talks
 
CUHK Campus - Literary Works
香港中文大學 - 文學作品


如果杜甫在中大
黃國彬 (1992) 《琥珀光(沙田文叢之八)》
香港: 香港出版有限公司,167-168頁

一九七四年來中大的時候,秋陽的金光正從無際的藍空下瀉,新亞的水塔屹立在山顛傾聽曠絕之上的雁聲。吐露港,在羣嶼間映照着塵埃盡滌的廣漠,一鏡子那樣叫時間遺忘。後來日子一久,中大給我的印象就更深了。

每年三月,紫荊就把香氣從紫盞內像醇酒一樣斟落范克廉樓往崇基那邊的小徑,濕黑的敗葉就會出現一條條黏滑的蝸迹。雨後,滿山的鷓鴣從下午啼到黃昏。紫荊還未凋謝,紅色的杜鵑已紛紛綻放,等白蝴蝶和蜜蜂柔軟的觸鬚探入嫩蕊深處。一場春雨,催起了滿山的翡翠;一看,原來是晶瑩瀏亮的清草。站在雅禮賓館附近向東眺望,你會看見一條條白色的水痕在吐露港海面交織,瀲灧無聲,歷久不散。烏溪沙那邊一縷炊煙升起,觸着馬鞍山的濕霧,就在半空停住,隔海撩撥你的雙瞳。

中大的風景,並不是到了春秋兩季才美的。即使在冬季,中大的風景也同樣可愛。尤其在金色的十二月,山海的視程特大,吐露港更澄明空闊得連一縷煙霞都不能容忍。在中大,即使時速一百浬的颱風也別具情趣。十號風球高懸,如果你在新亞被困,就索性看窗外的黑雨黑風黑雲漫山遍野覆過來好了。聽見天河崩塌,萬籟齊號,億千個孔穴怪叫厲嘯狂嘶,你就會驚覺宇宙是何等偉大。

中大的風景,六年來給我的賞賜實在太多了。一直想把這些景物提煉成詩,却常常力不從心。去年乘船上溯長江,經三峽、過夔州,發覺那裏有瞿塘之險、夔門之雄。但平心而論,中大的風景不見得比夔州遜色。然而杜甫在夔州能把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、一蟲一鳥、陰晴雨露、日月風雲寫成不朽的詩篇,我在中大,却「眼前有景道不得」。如果杜甫在中大,一定會揮動驚風雨、泣鬼神的綵筆,把吐露港、八仙嶺、馬鞍山、赤坭坪寫入《秋興》那樣的傑作。

在中大六年,白白浪費了大塊假我的文章,一直怏怏不歡。九月就要離開這風景勝地,臨別真想借杜甫的綵筆用用,寫不出《秋興》八首,也該寫幾首《解悶》或《漫成》啊!


一九八零年七月三日



Back

The Chinese Universiy of Hong Kong Number of Visitors :
Copyright (c) 2001-2012 hkflora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QEF project